Thursday, 7 March 2013

一封迟来的信

    “嘶......痛......”
    我咬紧牙根,强忍住额头上的刺痛,不让喉咙发出一点儿声音,免得把全家人都惊动了,尤其是母亲大人。她对任何事情总是大惊小怪的,要是被她听见了可不得了。
    青春痘上的伤口流出脓与血丝,我小心翼翼地用纸巾轻轻擦掉。
    “好难看......”
    我盯着镜子,盯着被自己挤得通红的额头。青春痘似乎变得更肿了,周围还残留一些指甲印。
    “惨了,不知道会不会破相......”凝视发红的伤口,我开始懊恼。
    我可不想在脸上留下疤痕。
    我端详自己的样子,虽然称不上“美若天仙”,但是走在街上总会吸引一些人的目光。特别是我的一双大眼睛,双眼皮,琥珀色的眼珠子,配上小巧的鼻子,唇角微微上扬的嘴巴,还有瓜子脸,用“外貌姣好”来形容还挺贴切的。
    可惜,我的皮肤差了一点儿,容易长青春痘,这让我感到十分困扰。
    要知道,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,对人的外表影响甚大啊。如果一个人的样貌不怎么样,可是皮肤光滑细嫩,整个人自然会变得好看。反之,如果一个人的样貌好看,可是皮肤凹凸不平,脸上长满青春痘,整个人就会变丑陋许多。
    “呜......千万不要有痘痘印......”我一想到这样就觉得伤心,连忙在心中祈祷。
    血水又泌出来了,我赶紧将手里的纸巾按在伤口上。
    不一会儿,纸巾上血迹斑斑,恶心得很。
    我把它揉成一团,丢进垃圾桶。
    “......唉。”
    我注视镜中的自己,郁闷地叹了一口气。
    哎,不行啊,我不能被这颗青春痘破坏今天的心情。
    嗯,笑一笑,没烦恼。
    “呵呵.....”
    我对着镜子勉强挤出笑容。
    “姐姐,你在干吗?”
    筱汶娇滴滴的声音突如其来地从浴室外传来。筱汶是我的妹妹,她跟我同样有一张瓜子脸,眼睛比我小,不过下巴比我尖得多了。筱汶今年10岁,我19岁,我们的年龄相差整整9年。
    她很喜欢粘着我,我却觉得跟她有代沟。
    “嘻嘻,你干吗对着镜子笑?”
    筱汶又问,并捂住嘴巴偷笑。
    “我......我哪有笑?我是在检查牙齿啦!”我有点儿窘。
    居然被她瞧见我傻笑的模样。
    “检查牙齿?你牙齿痛吗?”
    “嘿,一定要牙齿痛才能检查牙齿的吗?”
    我叉着腰反问她。
    “呃......说的也是。”他点头赞成我的话。
    呵呵,笨笨的。
    “小蚊子,你进来我的房间做什么?”
    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,我将“筱汶”改成“小蚊子”。唤得多了,筱汶也习以为常,并且欣然接受。
    “妈妈叫你下楼去。”
    “有什么事吗?”
    “不知道。”
    “哦。”
    我在食指上沾了少许药膏,敷在青春痘上。
    “......”筱汶站在浴室门边,目不转睛地看着我。
    “怎么啦?”我斜眼瞥了瞥她。
    “没什么。”
    她迅速地转身,经过我的单人床,停下了脚步。
    “哗——姐姐,你的床上怎么摆满了衣服?!”
    “啊?噢......我......我在试衣服啊。”我恍然记起来。
    我的身上正穿着一袭碎花连衣裙,也是试穿的,只是不知怎么的试到一半,竟跑进浴室挤青春痘。
    “试衣服?你有约会吗?”
    “.....”
    其实我并没有约会,有的,不过是一个聚会。
    旧同学的聚会。
    可是,我还没决定要不要参加。
    我还在考虑。
    反正聚会落在后天,我还有两天的时间考虑。
    聚会预定在酒店一间小小宴会厅举行,算不上盛大,但到底是在宴会厅,衣着总不可以失礼。虽然未下定决心是否要出席,不过,预先做准备还是好的。
(下期待续)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